小說中文網 > 女帝的絕世仙師 > 第七十三章 恐怖如斯的李秀妍!

第七十三章 恐怖如斯的李秀妍!


  “公主,咱們打個賭怎么樣。”

  李然一臉神秘的道。

  “賭?怎么賭?”

  蕭婉兒揚起一張發懵的小臉,隨即皺眉道:“不許在本公主面前,作出這幅故弄玄虛的樣子!丑死啦!”

  李然搖了搖頭,果然在這文盲丫頭面前,完全沒有秀智商裝逼的快感啊,還是柳煙殿下好哇......

  “我跟你說公主,我猜高麗國公主李秀妍會第一個上臺演武,你信不信?”李然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蕭婉兒想了想,撅嘴道:“哼,既然你這么說,我就偏猜不是她!”

  “哇,公主殿下好聰明呀,這除了李秀妍,在場的還有這么多外賓,你贏的概率豈不是很大?”

  李然笑道。

  “那是。”蕭婉兒得意的笑了笑,甩了甩一頭黑色長發,發絲拂過精致的小臉,竟有幾分少女特有的明艷秀美。

  這一刻,李然怦然心動,仿佛再次回到了前世十六七歲的少年時光,蕭婉兒這形象,妥妥的完美初戀女神啊。

  他第一次覺得,自己搞不好押中了一個潛力股?

  可惜啊,飛機場終究是飛機場,實用性的太差,別說跟那位天女大人比了,要有蕭柳煙一半就好了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呢!”蕭婉兒警惕的看著他:“對了,賭注是什么!既然你要跟本公主賭,那我可是要認真的!”

  “那是那是。”李然咬了咬牙,神秘一笑道:“如果我贏了,你叫我一聲“好老公”咋樣?”

  蕭婉兒長“咦”了一聲,一副嫌棄的樣子:“什么!聽起來又惡心又老氣,跟太監一樣!我才不要呢!”

  她想了想,又不甘心的道:“行,本公主跟你賭,反正我肯定贏!那你要輸了怎么說?”

  “我輸了啊?”

  李然想了想,一臉艱難的道:“哎,如果我輸了,我就勉為其難叫你一聲“乖老婆”吧。”

  “不要不要!難聽死了!”蕭婉兒眉頭一皺,正要再說,一道白色的身影掠過上空,在全場的注視下,穩穩的飛上了會場高臺。

  正是高麗國公主李秀妍!

  “哎,公主看來臣今天走了狗屎運啊,這樣都能被我猜中。”李然目視前方,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。

  “你……”蕭婉兒驚詫的看著眼前這名深不可測的少年,她心里隱隱的覺得,對方絕對不是瞎猜的!

  “哎,公主,要不......咱們之前的賭約就作廢算了,反正臣長這么大,就沒有幾個人敢跟我賭,并且最后實現賭約的,臣也表示理解啊。”

  李然一副高處不勝寒的樣子。

  “你……你少來激我!本公主豈能跟那些不守信用的小人一樣!”蕭婉兒咬著唇,撩了撩額前的劉海,小臉紅得宛如蘋果,聲音極低的道:“好……好老……”

  那個“公”字,尚未出口,一雙溫潤的大手,伸了過來,將她的嘴輕輕捂住。

  “罷了,臣不要了。”

  李然笑了笑,眸光自信的看著眼前的少女:“總有一天,臣要讓公主殿下,心甘情愿的對我說出這三個字。”

  聽了這話,蕭婉兒一雙亮晶晶的眸子,大大的望著面前這張俊美如玉,自負得讓人有些討厭的臉,臉頰的暈紅蔓延到了耳根…….

  此時此刻,她覺得自己應該是要生氣的!

  可是,她什么狠話都說不出來,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!仿佛快蹦出來了一般!

  李然松開了手,隨后目光徑自轉向臺上。

  好戲正式開場,他現在可沒功夫跟這小丫頭開玩笑了。

  這時,李秀妍在臺上開始舞動長劍,一手劍法靈動飄逸,精妙迅捷,她每一劍刺出,劍鋒都會為之一顫,在虛空中,橫挪出幾道凌厲的劍花,仿佛一張無形的劍網,讓人無處可逃。

  “這女人的劍法,恐怕同輩之中,鮮有人能敵,她雖然就三品后期的內修,但實戰上,絕對不遜色于一般的四品高手。”

  再次見到這李秀妍出劍,李然心里更加憂慮了。

  的確,按李秀妍這種精密得仿佛數學模型一樣的劍技,就算是虹影坊那幫天天搞刺殺的四品高手紫衣衛,估計也撐不住她幾招。

  這樣的劍術天才,李煥拿什么跟她打?

  “喂喂,你還沒告訴我,你怎么知道是這個高麗國公主呢!”

  蕭婉兒湊了上來,將李然的視線擋住。

  李然苦笑道:“其實我也不確定,但相比其他人而言,她有更充足的理由,上臺罷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蕭婉兒皺眉道:“哎呀,你再這樣說話說一半,我……我揍你了啊!”

  說著,已經捏起了粉嫩的公主小拳拳。

  “抱歉了公主,這話我不能明說,因為也只是猜測。”李然目光深邃道:“你只需要知道,這次來參加武林大會的三國高麗、東瀛、帖木兒汗國,高麗的用心,是最為顯著的,他們急于在咱們面前展現他們的實力。”

  見蕭婉兒絲毫沒有一點靈性,李然嘆了口氣,又道:“簡單的說,這個李秀妍作為公主,來參加武林大會的目的,絕對不是單純的想贏,而是帶著一些政治目的。”

  “什么目的?她想跟……咱們開戰么?”蕭婉兒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公主開玩笑了,如今冰國覆滅,蠻族潰散,當今之世,能以一國之力與我大玄帝國為敵的幾乎不存在了,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李秀妍是想向咱們示好,然后讓陛下出兵相助,所以她才會救三公主,才會積極的響應文尚書的提議。”

  李然瞇起了眼睛:“不過她應該還藏有后招,一個足以跟陛下談判的籌碼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?”聽他這么一說,蕭婉兒忽然緊張了起來。

  “我也不確定,不過打完今天這一架,咱們就知道了。”李然眸光悠長道。

  說完,他連忙去看潛藏在人群中的吳坤、陳鋒,見這兩人一臉沉重,應該是在凝神思索對方的劍法套路,并且看樣子,也是完全被李秀妍這手“無雙劍舞”給驚到了。

  就在這時,一道青色的身影,飛縱而起,掠上高臺,宛如謫仙人一般!

  正是那東瀛大將軍之子,源玉京!

  李秀妍先是一愣,隨后停下劍招,冷冷的注視著對方。

  那源玉京先是朝著李秀妍拱了拱手,然后對著遠處的文之榮說了幾句日語,后者與旁邊的鴻臚寺官員交流了一番,笑嘻嘻的道:“沒想到東瀛源式少將軍也愿意上臺助興,真是令我等大飽眼福了啊!不知高麗公主殿下,可愿意與這位源少將軍攜手共舞?”

  “稟上國大人,李秀妍恭敬不如從命。”李秀妍操著一口略微蹩腳的漢話道。

  文之榮朝著一旁的蕭言霜、陳鋒使了一個眼色,隨后笑道:“好好好,我等把酒相歡,拭目以待!”

  說完,作為本次迎賓宴的主辦人,東道主代表,他帶頭舉起酒樽,全場起立,一飲而盡,歡呼震天。

  “這個東瀛人為什么又上臺啊!正式打架不是后日才開始么?”

  蕭婉兒不解道。

  “我猜有兩個原因。”李然也是思索了一下,道:“第一個可能,這個源玉京也是個劍道狂人,他見李秀妍劍術超群,因此技癢,故而上臺比試,畢竟,每年由我天朝舉辦的武林大會,這些番國都需要將我們的先鋒、次鋒淘汰掉之后,才有彼此競技的資格。”

  “那第二個原因呢?”蕭婉兒又問。

  “第二個原因,應該就是政治原因了。”

  李然搖頭道:“近幾年東瀛與高麗連起爭端,大小海戰不斷,最嚴重的一次,源式的戰船,直接沖入了高麗內海,強行登陸了半島,若不是我天朝從中調停,現在這個李秀妍是不是活著,都不一定呢。”

  “所以,源玉京作為大將軍之子,這次站出來對戰敵國公主,明顯是想跟對方一個下馬威,這對于他個人的武名、東瀛本國的國威,都有好處,要知道,一年一度的武林大會,可是受全天下武者共同矚目的。”

  “哎呀,怎么打個架都有這么多道道啊?麻煩死了。”蕭婉兒翻了翻白眼,隨后又道:“誒,李然,我發現……你怎么什么都懂啊?”

  “略懂皮毛吧,我也只是表面分析,過過嘴癮罷了,這些軍事征伐,戰爭決策,還是岳母…..哦不,陛下她老人家圣明啊。”

  他這話倒也不只是表面吹捧,玄月大帝是什么人啊?

  世人只知君帝慕容鈺天降雄才,滅冰國清君側,戰無不勝,卻不知慕容鈺死了之后,玄月大帝御駕親征,揮師百萬西進,戰線綿延數千公里,一舉踏平了為禍數百年的蠻族之患,堪稱前無古人。

  要不然,怎么能稱之為中興大帝呢?

  光憑長得好看,胸大腿美就行的么?

  想到這,李然不由得又想到那晚的龍榻之上……

  不過還好,這一次,旁邊的蕭婉兒,讓他瞬間打消了那些不和諧的念頭。

  他畢竟骨子里還是一個傳統的正經男人呢!

  “這么說起來,還是我母帝真厲害呢。”蕭婉兒一臉神往:“我要是也這么厲害就好了。”

  聽了這話,不知怎么的,李然心中一陣悸動,忍不住問道:“公主……真這么想么?”

  “我說說罷了,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啊,我又不傻,這種東征西討的苦力差事,讓我大姐二姐去爭好了,求我我都不去呢!”蕭婉兒聳了聳肩道。

  “好,公主,我果然沒有看錯你!讓我們紅塵做伴,活得瀟瀟灑灑。”李然一臉真摯的道。

  但不知為何,心里總是有一種淡淡的悵然呢。

  這時,只聽“嗆”的一聲巨響傳來!

  李然抬頭望去,便看見那源玉京的長刀,被斬成了兩截,身子被劍氣震退一步,胸甲破裂!

  隨后,那李秀妍落在了他面前,清麗的雙眸冷冷的瞥向后者,用漢話說道:“你不是我的對手,讓你的忍者向井一心替你作戰吧。”


  (http://www.zdyirk.live/html/85/85806/532561105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dyirk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安徽快三骗局揭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