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女帝的絕世仙師 > 第116章 真命天女的怒火!帝都危機!

第116章 真命天女的怒火!帝都危機!


  在蕭晴雪的授意下,那孔笙被暫時帶回了刑部衙門審訊。

  任由六扇門等人輪番審問,這位翰林院學士始終堅持自己沒有說謊,并且親眼見到了女鬼殺人!

  李然站在刑部大門外,等了足足兩個時辰,終于等來了那個擁有著魔鬼身材,外加長馬尾的大姨子,蕭晴雪。

  “你怎么還在這里?”蕭晴雪瞪了李然一眼。

  “我在等你,晴雪姐。”李然依然是一幅親昵的樣子,笑瞇瞇的迎了上去。

  蕭晴雪卻是懶得理他,掉過頭,邁起大長腿,便領著一群武官,朝另外一邊走去,隨后翻身上馬。

  是的,這位二殿下,是幾位公主中,唯一出行不乘坐宮廷玉輦的。

  “孔笙說謊并非案子的結點,而是突破口,希望二公主能想通這一點,并轉告吳總捕頭。”

  李然神色嚴肅的道,他言盡于此,至于蕭晴雪能不能聽進去,聽進去之后會不會轉告刑部,那他就管不了。

  聽了這話,蕭晴雪的背影微微一動,終究還是忍不住下馬,走了過去:“你到底是怎么判斷出孔笙說謊的?”

  李然苦笑道:“這事說來也湊巧,那孔笙所說,從他見到女鬼,再到跑到國字監門口見到我,用了四分之一炷香的時間,然而,時間撥回到這個時間以前,當時我恰好在百米處的翰林院講學堂,也就是第一次鬧鬼的地方。”

  “當時我釋放出了術法,直接籠罩了方圓數百米,并非察覺到任何鬼魅邪崇的氣息,因此,我可以斷定,孔笙在說謊,根本就沒有女鬼出現。”

  李然不緊不慢的道,不過他還是象征性的把“靈識”換成了“術法”,這樣也便于蕭晴雪這群麻瓜武夫理解嘛。

  “原來如此,有你的。”

  蕭晴雪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,正要離開,卻被李然擋住了去路:“二姐啊,我都和盤托出了,作為交換,你就不能跟我說說那枚鳳簪的事情么?我很好奇,你又是怎么通過鳳簪確定孔笙說謊的?”

  “我為什么要告訴你。”蕭晴雪柳眉一揚道。

  “你給我一個線索,我還你一個奇跡。”李然目光深邃的道: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  蕭晴雪冷冷的望著這位帝國史上最年輕的國師,猶豫良久,還是咬牙道:“行,我就信你一次。”

  “每一代帝女,在滿十三歲后,都會從宗務院那里得到一枚,獨一無二的鳳簪,也稱之為「王女簪」,并且上面的樣式、圖案都會被記錄于族譜之中。”

  “而今天咱們見到的那枚,正是青綾女帝的王女簪,而非天子的“帝凰簪”,想她這一生,直到最后一刻,自焚身死,都不愿意退位禪讓,承認我母帝的身份,又怎么會在死后,甘愿佩戴這王女簪呢?”

  “哦,原來是這樣啊。”李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這么說起來,將這王女簪放置在案發現場的,才是真正的兇手。”

  “呵,這還用想么?雖然目前不清楚這孔笙的動機,但他說謊的事實,基本成立,他就算不是兇手,也必然是幫兇!”

  蕭晴雪冷道。

  李然道:“公主說得有理,但正如你說的,他沒有絲毫的作案動機,且不說文之榮和袁文忠的死,找不出任何他殺的跡象,那孔祥云我亦確認過了,確確實實是受到驚嚇,而精神失常的,因此,此事背后的陰謀,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復雜。”

  “換句話說,這孔笙,很可能只是一個潛藏在暗處的陰謀中,微不足道的一環而已。”

  聽了這話,也是覺得李然說得有道理,蕭晴雪忍不住問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李然道:“在我看來,此事咱們需要假裝不知,將孔笙放回去,然后順藤摸瓜,利用他,一步步的將整件事情還原出來。”

  “要知道,一個沒有殺人動機的人,為兩件自殺案說謊,那么他的真正目的,恐怕已經不單單是殺人那么簡單了。”

  “那以你之見,這孔笙想做什么?”蕭晴雪道。

  “我也沒有完整的頭緒。”

  李然搖了搖頭:“這事太過吊詭,其中的人心,說不定更勝鬼神之毒啊。”

  “晴雪姐回想一下,除了孔祥云之外,袁文忠、文之榮的死亡特征,何其的相似,他兩都是在沒受到任何脅迫的情況下,剖腹自殺,且臨死之前,表情平和,沒有任何痛苦的跡象,是什么能讓他們這幫文弱書生,作出這般決絕的自殺舉動?”

  蕭晴雪目露深思,實在想不出頭緒,只得問向旁邊可惡討厭的天降奇才:“莫非你又知道?”

  李然肅然道:“對于他們的動機,我目前不敢作任何實論,不過咱們可以大膽設想,假如這三人是串通好了的,袁文忠和文之榮一同自殺,然后再由孔笙對外宣稱青綾女帝冤魂索命的事情,這樣做的話孔笙能得到什么?或者說……能造成什么樣的直觀后果?”

  蕭晴雪想了片刻,美眸睜大道:“他……他想引起宮內的恐慌?”

  “說得很好,那我斗膽再問二姐一個問題,青綾女帝化為冤鬼復仇,連殺兩人,這帝宮里,最彷徨最忌憚的人……應該是誰?”李然引導性的道。

  “你是說……母帝!?”蕭晴雪恍然大悟。

  “不錯。”李然感慨的點了點頭。

  “正是我無所不能的大老婆啊。”

  當然,這句話是他在心里YY的。

  言歸正傳!

  話說,當年君帝慕容鈺大興殺戮,一口氣殺入帝宮之后,只是將青綾女帝圍在神女殿,迫其禪位,并未采取任何的強制措施。

  對此,民間、宮中大致有兩種說法,有人說慕容鈺是忌憚傳說中守護神女殿的「近神衛」,更有夸張的說法,說是慕容鈺跟青綾女帝有一段私情,不愿對老情人做得太絕。

  但是第一種說法明顯站不住腳。

  但眾所周知的是,當時青綾女帝,獨自一人離開了神女殿,在數萬叛軍的眼皮底下,安然無恙的來到了她身為帝姬時的寢殿,鳳華殿。

  很明顯,是慕容鈺故意放她過去的。

  接下來的結局,天下共知,十九歲的三公主蕭玄月,踏出宗務院大牢,頭戴桃花冠,在張寧輔等人的擁戴下,拜祭天地,加冕為帝,是為玄月大帝。

  不過接下來的故事,宮中只有蕭家皇族子弟知道,當然,李然也知道。

  李然為什么知道?

  因為他老爹李道光,本來準備辭官歸隱了,結果被馬封威逼慫恿,撰寫祭文布告,籌備登基大典,成為了第一批擁戴玄月女帝的叛臣(大忠臣)。

  這件事,也成為了李道光的一個心結。

  所以,李然小時候,經常在老爹酒后,聽他斷斷續續的講起過當年的事情。

  原來,當年在鳳華殿前,慕容鈺見玄月女帝已然登基為帝,而他的軍隊,已經完全控制了帝都、連同護廷四郡,大局底定之下,他便有意將青綾女帝貶為王女,饒她一命。

  不僅他是這個意思,其實當時很多投降的官員,包括李然老爹李道光在內,都是紛紛求情,希望對故主網開一面。

  畢竟,他慕容鈺當時造反,所用的名義,也是誅殺當時的宰相劉林封等人,除奸臣,清君側啊!

  然而沒想到啊,玄月女帝登基為帝后,親自前往鳳華殿,不顧慕容鈺的勸阻,直接下令一把火燒了鳳華殿,將自己的親姐姐活活燒死在了里面!

  所以,所謂的青綾女帝抱著玉璽,自焚而死,根本不存在!

  她是被當今女帝燒死的!

  不過這件事,在李然今天的眼光看來,也不怪他的大老……哦不,是女皇陛下啊,畢竟國無二君,斬草不除根必留后患啊,而且當時在南方邊關,還有二十萬效忠于青綾女帝的守軍,這也是無奈之舉啊。

  不過……也確實是做得稍微絕了一點。

  “不行,我要去安撫母帝。”

  蕭晴雪拔腿就走,卻被李然一把拉住:“現在別去,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這個時候,陛下正在氣頭上,誰去誰死。”

  “有這個功夫,咱們不如……去看看最后一個幸存者,或者是最后一個幫兇。”李然目光詭秘。

  “你是說……”蕭晴雪想到了什么:“跟孔笙、袁文忠一起報案的翰林院編修,宋玉?”

  “不錯。”李然若有所思道:“希望咱們還來得及。”

  ……

  宋玉死了。

  在他的帝都老宅里。

  同樣的死法,同樣詭異的帶血鳳簪。

  青綾女帝索命來啦!

  當六扇門和虹影坊的人,圍滿他家大門口的時候,鬧鬼的傳聞不脛而走。

  加之十萬禁軍開出皇城,整個帝都徹底陷入了恐慌之中!

  神女殿內。

  帝國的女皇,徹底失控了。

  她雙目血紅,一掌將面前的御桌,拍為齏粉!

  “廢物,一幫廢物!”

  “她一生在朕之下,死后……又焉敢欺負到朕的頭上!”

  驀地,她拔出了那柄開國女帝留下的神凰劍,一劍橫空,斬出一道恐怖的劍氣,直接將一條靈玉鑄成的廊柱,斬為兩斷!

  大殿下,大理寺卿余光正、東廠劉良、虹影坊魏語虹等人跪在地上,嚇得大氣都不敢出!

  十多年來,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女帝這般震怒,這般失控!

  “邱公公,你速去宗務院請清薇長老安撫陛下,這樣下去,不僅你我都得人頭落地,恐怕還得出大亂子啊!”

  劉良連忙對一旁的邱懷禮密功傳音。

  “只怕沒什么用啊。”邱懷禮也是滿臉憂懼,這時,一名小太監悄悄過來稟報:“公公,李國師在殿外求見,這個時候,咱們要不要……”

  邱懷禮眼睛一亮,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,喊出了聲來:“快!快去傳!”

  旁邊劉良、魏語虹等人都是一臉懵逼。

  或許,也只有這位年輕俊美的天降奇才,才能平息真命天女的怒火了啊。


  (http://www.zdyirk.live/html/85/85806/528929261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dyirk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安徽快三骗局揭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