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女帝的絕世仙師 > 164 婉兒:在夢里,在夢里見過你~(第三更)

164 婉兒:在夢里,在夢里見過你~(第三更)


  謝歡就這樣靜靜的躺在擂臺上,四仰八叉,面無血色。

  他的四肢微微抽搐著,雙眸呆滯的望著虛空,仿佛活死人一般。

  在他的旁邊,一名白衣女子目光含淚,拼命的呼喚著他的名字,正是大公主蕭靈秋。

  “回稟陛下,謝侍郎奇經八脈盡斷,丹田坍毀,恐怕……恐怕……終身不能再修武了。”

  那二代長老蕭無心檢查了一番謝歡的傷勢后,對著臺上的女帝等人稟報道。

  聽了她這話,全場更加安靜了。

  每個人都用敬畏、恐懼、震撼、錯愕的眼神,看著臺上那名淡然而立的俊美少年……

  國師李然!

  伯爵李然!

  四公主的君侍郎——李然!

  繼武林大會之后,這個男人再次創造了魔王般的力量奇跡!

  一掌——廢掉武爵之子!

  恐怖如斯。

  非人哉,非人哉啊!

  眾人心中狂呼。

  事實上,在場的皇族子弟中,沒人能理解那宛如狂風駭浪的一掌,是如何將謝歡的防御瞬間擊潰,將一名年輕的天才武者,徹底打擊為一個廢人的……

  他們只知道,若是那一掌打在自己身上,恐怕連肉身都得隨著那股恐怖的力量一同消解在虛空之中!

  而擂臺的前方,全場的注視下,那位震懾全場的大魔王面色沉靜,一言不發。

  事實上,他剛才已然是手下留情了。

  若再多用上一層的真力,謝歡只怕會變成一灘血肉,而不是廢人。

  他不得不承認,在謝歡偷襲的瞬間,他是有機會躲開的。

  但他沒有。

  非但沒有,他還果斷的使出了造化六神掌的最后一式!

  經歷了這次的閉關修煉,不知道是不是修為連升兩級,生命層次拔高了的緣故,他的心境真的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
  若是之前,他裝一個不大不小,甚至很low的逼,引起一番轟動,都能讓他偷著爽很久。

  但他現在完全沒有這種體驗了。

  從上午跟南宮驍那小子交手,到現在敗蕭靈秋,廢謝歡,他的心里并沒有太大的起伏。

  仿佛……在俯視螻蟻一般?

  不知不覺的,他發現自己跟某個男人的心路歷程,或許越來越重合了。

  慕容鈺!

  這也是他剛才果斷下決心廢掉謝歡的原因!

  他要立威!他要告訴在場的每個人,大玄帝國唯一的天命修士,即將走上一條橫壓萬雄,叱咤九州的絕世強者(逼王)之路!

  看臺上。

  “這個結果……你滿意了嗎。”女帝的鳳眸瞟向一旁的清薇長老。

  “這并非我意。”

  蕭清薇輕嘆一聲:“此時此刻,這小娃娃站在擂臺上的樣子,讓我想起了一個人,慕容鈺。”

  聽了這話,女帝臉色一沉,冷冷的道:“不要提他。”

  蕭清薇道:“愛之深,恨之切,小玄月啊,這么多年來,你還沒放下么?”

  女帝不答。

  蕭清薇道:“知道我為什么執意讓這小國師去煙島么?”

  女帝依舊不答。

  蕭清薇目光深邃,仿佛陷入了回憶之中:“慕容鈺那小子曾經對我和扶風,說過一句話,讓我至今難以忘懷。”

  聽了這話,女帝終究還是忍不住抬起頭,看了對方一眼:“他說了什么?”

  “他說他這一生被命運所操縱,從來沒有真正的快活過,但是,如果能讓他拿到煙島的第三件神器,他必定能改變這一切,只可惜啊……”

  “只可惜他死了,沒等到這一天。”女帝幽幽道,表情不問喜怒。

  “是啊,不過另一個天命之人出現了。”

  蕭清薇看著擂臺上的俊美少年:“李然,將是大玄帝國下一任護國仙師,他的成就絕對不在慕容鈺之下。”

  “你……為何這般說?”女帝澀聲道。

  “因為扶風長老將自己的畢生劍藏傳給了他,他這一生識人,從未看走眼過。”蕭清薇篤定道。

  “若是如此,我……朕更不會讓我的國師去煙島犯險的,我大玄帝國如今兵鋒強盛,威壓四海,有神凰劍便足夠了,又何需其他神器?”

  女帝道。

  “小玄月啊,你當真認為本長老兩耳不聞窗外事么?如今柳煙那小丫頭奪了妖皇杖,崛起于漠北,二公主晴雪又跟靈秋處處作對,如今第三件神器即將面世,這東西讓古妖拓拔家拿了還好,若是讓南宮和冰國后人奪去了,你覺得大玄還能有今日之強勢地位么?”

  “換言之,李然的實力你也看到了,我蕭家若想奪得這件神器,還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嗎?”

  “而且…….你忘了么?”

  說到這,蕭清薇眼神復雜,用密功傳音道:“慕容鈺曾經說過,婉兒的身世,便與煙島有關,你難道就一點都不好奇么,抑或是……你依然懷疑婉兒也是他跟青綾……”

  “住口。”

  女帝“騰”的一下站起,走到臺前,環視全場道:“經朕與清薇長老最終商議,由四公主君侍郎李然協同四公主,代替我蕭家,與三大古族的后裔,一同赴煙島之約!”

  “至于君侍郎謝歡,意圖偷襲謀害當朝國師,本應剝奪其君侍郎之位,押入宗務院大牢,但念其武林大會表現卓著,立下首功,加之其父謝無雙坐鎮東南武林,為朝廷效忠多年,特寬恕其此次罪過,來人,將謝歡帶下去,送入太醫院!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傍晚,四公主府。

  一對光鮮亮麗的少年少女,手牽手,領著一對小型靈獸,在夕陽下散步。

  “李然,你……今天到底怎么了?”

  蕭婉兒欲言又止的看著自己的君侍郎,眸子里既有關切,又有一絲憂慮。

  李然將手中蕭家祖傳的那枚能打開煙島地窟的四分之一玉髓,放入懷中,一臉溫柔的看向少女:“怎么了?我的小公主。”

  “不是……我就是覺得你今天怪怪的……變得……”

  蕭婉兒低著頭,抿了抿唇,半晌,道:“變得好兇!跟一個大魔頭一樣!”

  李然笑道:“對呀,公主是大名鼎鼎的小魔王,我年齡長你兩歲,這個大魔頭,怕還是擔當得起啊。”

  “哎,你這家伙!氣死我了!”

  蕭婉兒狠狠的揪了揪李然的胳膊,發現沒啥用,更氣了:“本公主可沒跟你開玩笑!我的意思是……那個謝歡雖然非常討厭,但你也不能……把他揍成那個樣子啊,我看我大姐哭兮兮,也怪可憐的……”

  李然淡淡一笑道:“嗯,公主,那你又知不知道,若非你家君侍郎腦子靈光,早在我入宮之前,便在神武門前被這兩人給害死了。”

  “這……這事我當然知道啊!”蕭婉兒想了想,又認真的道:“我記得杜長老曾經說過一句話,咱們做君子的,應該要學會以怨報德啊,不應該跟他們這種小人一般計較的!”

  噗。

  神他媽的以怨報德。

  “是以德報怨啊,我的殿下。”李然搖了搖頭,隨后一臉認真的看著蕭婉兒:“公主你放心,臣這一生只對那些討厭的人兇,而對于我所愛的人……”

  說著,愛憐的捧起蕭婉兒的小臉,溫柔款款的道:“自然是怎么寵都不過分啊!”

  “你又來了!說了多少次,未經本公主的允許——”

  蕭婉兒小臉通紅,嚴正警告還沒念完呢,李然已經在她的小臉上淺淺的香了一個。

  “公主,咱們別說這些沒用的了,煙島之行,你絕對不能去。”

  李然的臉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:“很危險。”

  “不行!我偏要去!母帝都說了啊,讓你協同我,畢竟我才是蕭家嫡系后人,否則要引起其他三大古族的非議呢!”蕭婉兒哼哼的道。

  “快,給我看看那枚通關玉石!”蕭婉兒一邊說著,熟練的將游魚般的白皙小手伸進了李然的兜里,上下摸索,很快就摸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,掏出來一看,正是剛才那枚玉石!

  只見這玉石約莫巴掌大,呈四分之一扇形,其上晶瑩剔透,靈氣氤氳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  “其他三大古族,也都有一枚這個么?”蕭婉兒問道。

  “是的,清薇長老不是說了么,四枚合在一起,才是完整的通關玉碟,方能開啟島上的熔巖地窟。”

  李然道。

  “誒?這上面好像有地圖啊!”蕭婉兒似乎發現了什么。

  聽了這話,李然也是一驚,連忙看去,只見上面果然銘刻著一張標滿海岸線、小島、礁石的精致航海圖。

  不過并不全。

  這個其實也很好理解,想必是當年開國女帝等人,故意將海圖繪制在這玉石之上,然后一分為四各自保管,以便于海圖泄漏。

  讓人驚嘆的是,這海圖異常的神奇,久看之下,竟然能讓人的精神力,浸入其中,隨即在腦海中,具象化出這些小島、海灣的圖像!

  “這地方……龍石島……我好像去過!”蕭婉兒忽然叫出聲來。

  “不會吧,這地方離內陸那么遠。”李然也是將意識投向了蕭婉兒所說的龍石島。

  “真的,我真的去過!不止一次!”蕭婉兒堅持道。

  “啥時候?在哪里?據我所知,公主您這十五歲的江湖生涯,都還沒出過帝都啊。”李然苦笑道。

  “在夢里啊!”

  李然:……


  (http://www.zdyirk.live/html/85/85806/524914664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dyirk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安徽快三骗局揭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