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女帝的絕世仙師 > 211 出征!一路向東!(大章求訂)

211 出征!一路向東!(大章求訂)


  李然回到四公主府。

  他看著眼前哭泣的少女,有一種深深的愧疚感。

  “抱歉,我的婉兒公主,這事我應該早些跟你商量的。”李然嘆了口氣道。

  “別說了,你這呆瓜自作主張又不是一次兩次了!”

  蕭婉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良久,又道:“我問你,你不去的話,李煥會有危險么?”

  “是的,現在陛下雖然將這臭小子軟禁了起來,但他此番為了救出李秀妍,犧牲了上千名武者,圣武院那邊,已經單方面罷黜了他的武督之位,現在軍營外面都是圣武院派出的金牌武使,他一離開,便有危險。”

  李然忍不住嘆了口氣:“沒想到我李然英明一世,居然會攤上這么一個蠢材弟弟,真他媽是佛了。”

  “行了,你也別怪小煥了,小煥對他師姐有意思,我早就看出來了,他這么做,也很正常啊。”蕭婉兒道。

  李然苦笑道:“我的公主,都這個節骨眼上了,你還幫這小子說話?你知不知道他做出這般蠢事,若是依了陛下以前的脾氣,我李家上下都得受到牽連!”

  “誒,對哦。”

  蕭婉兒想起了什么:“我母帝這次也真算得上是寬宏大量了,居然沒重罰他,我聽二姐說,前些年西征蠻族的時候,一名參將違紀抓了當地百姓一只雞崽,都被母帝殺頭了呢!”

  李然苦笑道:“誰說不是呢,這不成器的臭小子,要不是他老哥我出賣色......罷了,不說他了,提到他就來氣。”

  李然頓了頓,臉色嚴肅起來,注視著少女的雙眸:“公主,這一次我可能要離開帝都好一陣子,小黑他們就托你照顧了,不過你放心,我會盡快回來的!”

  蕭婉兒點了點頭,“行,你去吧,不要責備小煥,他心里肯定也難受呢,把他帶回來,高麗的事情......讓他別摻合了,把他關起來!不許他亂跑!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看到少女一本正經的樣子,李然樂了,隨后心里感到一陣由衷的欣慰和溫暖。

  他認真的看著眼前穿著皇家薄紗裙的少女。

  經歷了這次煙島之行,這丫頭,真的長大了好多啊,不止是身體上的......

  “我會的,謝謝我家婉兒小仙女。”李然眉眼含笑,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。

  “不對。”蕭婉兒的小臉上,忽然露出一副深邃的表情。

  “怎......怎么不對了?”李然心頭一震。

  “你有事瞞我!對不對!”蕭婉兒皺眉道。

  “沒有。”李然面不改色道。

  “哼,還想騙我!既然母帝說了,要寬恕李煥,那隨便找個人去東海傳旨,把他帶回來便行了,為什么非要你親自過去?你去東海一定有別的目的對不對?”

  蕭婉兒目光直視道。

  “嘖嘖,我家的婉兒殿下啊,您真是越來越聰明了!一定是受了臣的影響,對不對?”李然一副贊嘆不已的樣子。

  “少岔開話題,從實招來,母帝派你去東海州是不是有別的事情?或者說......你為了讓母帝寬恕李煥,對她許下了什么諾言,而且一定是很危險的事情!對不對?”

  見李然沉默不語,蕭婉兒急了,推了推他:“你這呆瓜,你說話啊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李然握住了少女的手:“我是答應了陛下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但是......并不危險,請公主放心。”

  “呸呸,煙島之行,你也告訴本公主不危險,結果呢?死了那么多人,還有那個血洞里的怪物,我至今想起來還......”

 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她再次哭出聲來。

  李然看在眼里,卻是一陣心疼,仿佛心上被人割了一塊似的。

  如果說女帝是他的夢中女神,那么蕭婉兒這丫頭,就真的是他的白月光,純白無暇的那種。

  整個煙島之行,她只哭了一次。

  不是在恐怖陰森的天機洞,而是......他李然被盧來和尚的義魂所困,身陷囹圄的時候。

  李然心中激流涌動,將她攬入了懷中:“公主,你.......你喜歡我嗎?”

  “啊。”蕭婉兒不自覺的發出一聲驚咦。

  李然盯著她的眼睛,又問了一遍:“蕭婉兒,你喜歡李然嗎?不是你對小黑的那種喜歡,而是......”

  他話還沒說完,蕭婉兒身子一震,趕緊從他懷里掙脫了出來,粉頰霞紅如火燒,低下頭道:“奇奇怪怪的,干嘛問這些東西!”

  “下個月月底公主十五了。”李然看著她道:“那時候我一定拿下了東瀛,我會親自讓陛下,將她.....不對,將你許配給我。”

  “我不要!本公主......本公主還沒想好呢!”蕭婉兒粉頰緋紅,連連搖頭,雙馬尾甩得跟鼓浪谷似的。

  “不需要想好。”李然柔聲道:“咱們雖然表面成親,但臣一定會像.......像一個大叔,甚至......父親那樣疼你的!”

  “嗯?”蕭婉兒愣住了,一雙大眼睛直溜溜的看著他。

  許久許久......

  啪。

  一記耳光。

  依然沒打中。

  不過后果似乎更嚴重!

  “變態!死豬李然!我不要你了!”

  ......

  第二日早晨。

  李然在蕭婉兒閨房外,熬了整整一個通宵,這丫頭到睡著之前,都沒有理他。

  沒辦法。

  他獨自用了早餐,出宮跟他老爹老母親道了別,讓他們好好靜養,別擔心李煥,沒辦法,長子就是這么辛苦啊。

  隨后,他思來想去,還是去圣獸苑領了一頭獨角迅獸,拿著圣旨,帶著幾名貼身太監出發了。

  李然算了一下,以帝都到東海州的距離,至他若駕馭飛劍而行,根本就不可能,這倒也不是他弱雞。

  事實上,在《神奇的修仙寶典》的調教下,作為一個練氣期修士,他已經突破了層級限制,強得不像話了。

  正常來說,修士都得筑基成功之后,才能做到長時間的虛空滯留,御劍飛行,而他李然,練氣二層就開始裝這個逼了。

  馬車飛馳如電,只一天的時間,便已經駛出了帝都以東的龍禪州。

  此時夜色漸深,天降大雪,四周一片蕭然。

  李然坐在馬車里,還頗有些寂寥空虛,滿腦子都是女帝和蕭言霜的影子,偶爾會想到柳煙,但已經越來越少了。

  他探出頭,見已經到了一座繁華的城池門口,忍不住問了一句:“二牛哇,這個“洛水城”,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,比如......聽聽曲,喝喝酒什么的。”

  那二牛正是東廠王忠手下的得力助手,剛從蜀州送完信回來,知道李然要去東海,宛如小迷弟一樣,哭著求著要護送他。

  這家伙雖然傻乎乎的,不過是個貨真價實的四品武道高手,比謝歡厲害,李然便順手將他捎上了。

  “聽聽曲,喝喝酒?”二牛明顯有些沒聽懂。

  “哎。”李然嘆了口氣,直接道:“就他媽喝花酒,美女如云的地方,明白不?”

  “啊?”二牛愣了一下,隨后一臉緊張、恐懼、恐慌!

  他把臉看向另一名駕馭馬車的身材瘦小的小太監,不斷的對著李然使著眼色,也不知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算了算了,當我沒說,繼續趕路吧。”

  李然恨鐵不成鋼,正要拉下轎簾,耳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:“李國師,花酒是什么丫?那里美人很多么?”

  臥槽!

  李然心中一震,抬眼望去,便看見那小太監除掉宦官帽,一頭如瀑黑發披散而下,緊接著一張雪白絕美的臉蛋,轉了過來。

  婉兒啊,你他喵的真是個男裝大佬啊!


  (http://www.zdyirk.live/html/85/85806/520152947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dyirk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安徽快三骗局揭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