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女帝的絕世仙師 > 第十七章 真正的大忠臣吶

第十七章 真正的大忠臣吶


  李然這么一指控,全場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聚焦到了馬封身上。

  馬封何等人物?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?

  只見他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將李然扶了起來:“賢侄啊,一切都是誤會,世伯誤會了你的父親,如今你也誤會了我,大家算是扯平了,哈哈哈……”

  呵呵,這就慫了?

  李然心中冷笑,他自然知道這是馬封審時度勢之下,給出的臺階,意思也很明顯,大家這一輪鳴鼓收兵,算是打個平手,互不為難。

  可李然不想啊。

  在他心里,馬封這個糟老頭子簡直壞透了,典型的亂世叛臣,盛世弄臣,當年迎蕭玄月登基,他把李道光推到明面上,罵名全讓他老爹一個人擔了,而真正受益的,卻是他這個平步青云的兵部二把手。

  可以說朝廷里的明白人,都知道這馬封是個口蜜腹劍的毒蛇,唯獨他那個傻白甜的老爹還蒙在鼓里。

  可惜,現在的確沒有辦法動他啊。

  畢竟馬封透露情報,讓帝國免于叛亂,這是鐵的事實,也是他目前占據的不敗之地。

  換句話說,不論他馬封處于什么個人目的,單從這一點,他就是一個大忠臣。

  而他李然呢,因為恰好賺取了一個信息差,再加上一番聲淚俱下的表演,也算是證明了自己的忠臣身份。

  是的,如果等到第二天,蕭柳煙的通緝令公布天下后,他再來說這番話,那神仙也救不了他們一家了。

  好吧,既然大家都有著能洗白自己的底牌,那么最好的結果,便是和平收場。

  這個道理,馬封懂,李然自然也懂。

  因此,面對“大忠臣”遞過來的臺階,李然撲的一下,就蹬上去了。

  他擦去眼淚,竭力讓自己表現得人畜無害:“馬大人,你……這是什么意思?”

  馬封慈善一笑,正要說話,女帝溫柔的聲音卻先行傳來:“李然啊,你誤會你這位世伯了,馬愛卿和你的父親,都是朕的大忠臣,都該賞!”

  “臣……臣駑鈍,不知圣上何意!”

  李然裝作一副傻白甜的樣子:“我父親是忠臣,這我再清楚不過了,可是……這位馬大人,我們在反賊蕭柳煙送來的詩集上,分明看到了他的名字!”

  看著他一副認真的樣子,全場都笑了,那名白須方士老頭開口道:“傻孩子,就在今晚,紅裳樓已經被朝廷剿滅,反賊蕭柳煙的計劃,也完全破滅了,目前咱們正在商量緝拿她的后續事宜呢。”

  “這……怎么會?”

  李然一副震驚的樣子。

  “這多虧了馬大人一片赤膽忠心啊,他假意投靠反賊,暗地里,卻收集情報證據,獻給朝廷,就在這一天之內,咱們先是暗中除掉了朱應龍、馮無傷這兩個反賊同黨,隨后本督出其不意,親自帶著百余精銳,一路摧枯拉朽,一舉搗破了反賊的老巢紅裳樓。”

  說話的正是那酷似菜徐鯤的小白臉,只見他眉飛色舞,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。

  虹影坊督主,魏語虹?

  聽對方說了一個本督,李然這才斷定了對方的身份,龜龜,劉良、魏語虹,當朝兩大特務頭子,今天算是到齊了啊。

  “這是真的嗎?”

  李然瞪大了眼睛,抿著唇,一雙眸子晶亮無邪:“對不起馬叔叔!侄兒……錯怪你了!”

  他一邊說著,撲了上去,情不自禁的將馬封抱住!

  他暗中運行真力,手腕力量慢慢加劇……

  馬封先是一臉感動的配合,但最后臉已經漲成了紫色,渾身骨骼被李然箍得咯吱作響,眼淚都飆出來了!

  “叔侄相擁,盡釋前嫌,真是感人肺腑的一幕啊。”

  眾人看著淚流滿面,真情流露的馬封,也是紛紛感慨。

  可憐馬封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,被李然一個練氣修士粗魯“強抱”,還必須主動伸出雙手,裝作一副很享受的樣子。

  “放…….放手。”

  馬封疼得青筋暴起,從牙縫里擠出了這兩個字,當然,聲音極低,只有李然能夠聽到。

  “馬叔,我們李家不惹事,但絕不怕事,我跟我父親不一樣,希望你明白。”

  李然也是壓低了聲音道。

  隨后,他主動松開了手。

  “哈哈,今晚能目睹一個大團圓結局,朕的心情著實好了不少,時候也不早了,諸位臣公該干嘛干嘛去吧,另外,逆賊蕭柳煙的抓捕立即著手去辦,不得有誤!”

  女帝作出了總結性的發言。

  “是,陛下!”眾人齊聲應道。

  女帝接著道:“李然,朕要告訴你,今夜你這么多的忠君愛國之淚,沒有白流,你讓朕又認準了一位大忠臣,回去告訴你父親李道光,讓他等著明兒的封賞吧。”

  “陛下天恩!臣與臣父……惶恐之至!”李然躬身道。

  “好了,趕緊回去休息吧,與你父母好好話別,明日早些入宮,朕的婉兒公主可還等著你呢。”女帝語氣曖昧的補充了一句。

  媽蛋,不會說話,就不要說話嘛,哪壺不開提哪壺,真是的,好好的心情,都被整沒了。

  一聽到蕭婉兒的名字,李然就想到狗系統的任務,就瞬間覺得人生無望而艱難。

  今晚就算是給他頒一個奧斯卡最佳影帝,他都不會開心了。

  晦氣!

  “魏督主,你留下,其余人都跪安吧。”女帝道。

  “是!”眾人告退。

  李然剛出大殿,隨后便被一群太監,扶上官轎,風風光光的從皇城正門抬了出去。

  他坐在轎子上,越尋思,越不對勁。

  這女帝該交代的都交代完事了,還單獨把魏語虹留下來做什么?

  難道……

  一個驚人的設想,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。

  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!

  “諸位公公,咱們能快些趕路么,我有急事,勞煩了!”

  李然猛的探出頭道。

  與其同時,帝宮寢殿內。

  “陛下……敢問您是相信馬封,還是相信李侍郎的兒子?”

  眾人退去,魏語虹才說出了心中的疑問。

  “馬封心里那點花花腸子,朕還是清楚的,不過他這次立了大功,這也是事實。”

  女帝平淡道:“至于那李侍郎家的兒子,朕瞅著,也不像是假話,李道光在本朝兢兢業業,確實沒有出過什么大的紕漏。”

  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吶。”魏語虹道:“臣覺得那小子不簡單,當然……馬封也不是什么好鳥。”

  “說得好。”女帝輕笑:“所以朕要你幫朕找些定心丸來。”

  “定心丸?”魏語虹茫然。

  “朕的眼中容不得沙子,今日馬封說的那幾個人,你可記下了?”女帝問。

  “記下了,都察院,御史主丞劉錫山!大理寺卿余光正,吏部尚書成知行,還有……兵部尚書,顧川之!”魏語虹正色道。

  “不錯,加緊對這幾個人的監視,一有異動立即匯報,還有——”

  女帝頓了頓:“半個時辰之后,派遣幾名最精銳的密探,秘密潛入李道光的府邸,幫朕看望看望這位忠臣,看看他究竟病得怎么樣了。”

  “另外,朕要你幫我找來一件東西。”

  “何物?”魏語虹驚道。

  “李然今日所說的關鍵物證,蕭柳煙送的詩集《望月賦》,朕要看看究竟有沒有這東西。”女帝道:“你找到之后,速速拿來與朕一觀,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覺的放回去,這能做到嗎?”

  “區區小事,對于臣的紫衣衛來說倒是不難,不過,陛下為何不明日直接宣李道光主動呈上,而要去偷……”

  “閉嘴!朕的事情能叫作偷么?”

  女帝輕叱道:“他主動呈上的東西,你覺得能看得出貓膩么?”

  “陛下教訓得是,臣愚鈍!”

  魏語虹惶恐叩首。

  “好啦,別害怕,進來吧,朕想看看你……”

  女帝的聲音忽然變得有幾分柔媚。

  魏語虹咬著唇,一張俊臉殷紅,想動又不敢動的樣子。

  “小家伙,還害羞呢。”

  幕簾之中,伸出了一條豐腴雪白的長腿,剛好觸碰著魏語虹的官服。

  緊接著,女帝身穿一襲誘人的薄紗衣裙,走了出來。

  此時此刻的她,不像是一名君臨天下的帝王,而更像是一名光彩照人的美艷少婦。

  魏語虹低著頭,唯唯諾諾,也絲毫不像是讓帝都臣民聞風喪膽的虹影坊督主。

  女帝挑逗的托起魏語虹的下巴,將他的錦玉官帽摘下,竟然灑出了一頭烏黑如瀑的長發!

  白皙俊美的魏大督主,竟是一名眉目如畫,略帶幾分英武的絕美女子!

  “知道為什么朕要讓你著男裝么?因為啊,你像他。”

  龍榻之上,女帝的聲音柔媚萬千。


  (http://www.zdyirk.live/html/85/85806/405336124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dyirk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安徽快三骗局揭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