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女帝的絕世仙師 > 第二十九章 二公主出手!絕地大翻盤?

第二十九章 二公主出手!絕地大翻盤?


  張寧輔走到臺前,咳嗽了幾聲,道:“郭老先生,人非圣賢,孰能無過,如今的李然,已經認識到了幼時的錯誤,現在的他,痛改前非,已然是才華橫溢的伴讀學士了,前些日子,在朝堂上一首《神女賦》,艷驚四座,直接讓陛下令之收入《大玄文集》……”

  他這話說完,忽然看向一旁的翰林院大學士孔祥云:“孔翰林,可有此事?”

  “當然!”

  孔祥云愣了一秒,立馬反應了過來:“大玄文集歷來只收錄當朝頂尖之詩文,李然的那首《神女賦》當之無愧,特別那句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,堪稱匠心獨運,神來之筆,至今讓下官念念不忘吶。”

  “能得孔翰林如此激賞,此子必有大才。”

  張寧輔滿意的點了點頭,又看向場下:“郭老夫子,依本相的意思,你們兩家重修于好,著李然常去看望您老人家,進師徒之孝道,何如?”

  此時的郭老夫子,已經進入了瘋狂的咳嗽狀態,都快喘不過氣兒了,哪里能接他的臺詞?

  張寧輔跟蕭玄月交換了一下眼色,對著那郭小川道:“郭秀才,你父身體抱恙,你覺得本相的安排如何?”

  “不成啊,絕對不成啊,丞相!”郭小川磕頭悲泣道:“朝廷斷不能被這小子蒙騙了啊,公主殿下更加不能被這小賊褻瀆了啊!”

  李然從頭到尾只是冷觀,不發一言。

  他要看看這場精密謀劃,荒腔走板的戲,到底能惡毒到什么程度。

  “大膽!”張寧輔怒斥道:“你最好細細說來,無憑辱及朝廷命官,公主殿下,恐怕人頭不保!”

  “草民飽讀圣賢之書,斷不敢妄言誹謗,這小子就是一個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的花架子,一個徹徹底底的粗魯文盲!”

  郭小川聲嘶力竭道:“方才幾位大人提到的那首《神女賦》并非此人所寫,而是草民五年前為愛妻所作,您看這便是底稿!”

  他一邊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張皺皺巴巴,有些泛黃的宣紙,上面寫得正是李然前天東拼西湊的那首《神女賦》!

  郭小川將紙條呈給一旁的侍衛,隨即道:“那一年,草民與妻子新婚,本是天降喜事,不料,父親被李然這畜生所傷,后來李道光帶李然,提著三百兩紋銀,上門道歉,這一首即興而作的底稿,當時就放在我家大廳里,沒曾想,被這小子給記下,剽竊了去!”

  此言一出,全場嘩然,這劇情轉折,簡直是精彩紛呈啊!

  如果說李然之前的那些黑點,最多只是讓他名聲掃地,取消君侍郎資格,那么現在,連參加殿試的詩都是抄的,這可是欺君之罪,要殺頭的啊!

  “喲,這就是你們的終極殺招?”李然嘴角冷笑,這荒腔走板的蠢戲,也不過如此嘛。

  他上前一步,冷冷的瞥向郭小川道:“郭小川,你說這《神女賦》是我剽竊你的,可有證據?你這所謂的陳年舊稿,我分分鐘都能造二十份出來,在街上一通亂發,是不是每一個拿到稿子的人,都能說我抄襲?”

  “李然此言有理,單憑一份手稿,不足為憑!”張寧輔斷然道。

  郭小川咬牙道:“當然不止這一份手稿,秉在下……在下還找到了一位當年的證人!”

  李然心中一沉,他知道,這場戲有得玩了。

  搞不好,就是生死決戰吶。

  “證人?是誰?”張寧輔問道。

  “他便是當年隨李道光父子,一同來我們家的李府老管家,陳福!”

  郭小川咬牙道。

  這話剛落音,廣場邊緣沖進了一個身穿灰布衣衫,枯瘦如柴,蓬頭垢面的小老頭,跪在了地上。

  正是李然家的前任管家,陳福!

  李然望著這張熟悉又陌生的臉,腦海中的回憶,漸漸翻騰。

  這陳福在李家干了三十年,當年李道光還是秀才的時候,便成為了他的書僮,與李家交情匪淺,為人也算是忠厚可靠。

  只可惜,前些年染上了賭博,從此跟變了一個人似得,撒謊成性,以各種由頭從李府中斂財去賭,被李道光警告多次之后,依舊毫無收斂,遂將其趕出府邸。

  只不過,李道光到底是個仁義之人,陳福出府那天,還是給了他50兩銀子,勸他戒掉賭癮,帶著妻兒回老家買田置業。

  當時陳福也是哭得哇哇的,發誓一定不會讓李道光失望,主仆二人,念及往事,還抱頭痛哭呢。

  要不是李然母親,竭力反對,興許那一次,又讓這個陳福留下來了。

  現在看來,還是女人能持家識人啊。

  這世上,最不能信的,除了男人的枕邊情話,還有賭狗的上岸毒誓。

  現在一看這陳福的樣子,人不人鬼不鬼的,快兩百斤的壯漢,瘦成了這個樣子,標準的賭狗結局,賭狗賭到最后,一無所有啊。

  也虧得張寧輔等人,能把這垃圾給淘來,真是用心良苦呢。

  李然心中苦笑,他從來不是一個樂觀主義者,他清楚的認識到,事情到這一步,他等同于是背水一戰了。

  不能贏,便只有死。

  但如果僥幸贏了,他李然之名將會徹底的響徹帝都,整個李家也會一榮俱榮,民間爭頌,成為名副其實的京城新貴。

  “你叫陳福?”

  張寧輔皺眉問道。

  “草……草民正是陳福。”陳福低著頭,怯懦的道。

  “這位李然,李學士,是你的前任東家少爺,是否?”張寧輔又問。

  “正是……草民在李家前后干了二十五年……”陳福深低著頭,全程不敢接觸李然的目光。

  郭小川連忙不失時機的道:“陳福,你是一個有良知的人,今日當著全場臣民的面,你說說,當年李家父子,有沒有剽竊我的詩句!”

  “陳伯,我爹待你如何?李家待你如何?你知道你今日指證我之后,會給李家帶來滅頂之災么?李煥回來了,他小時候你可是最疼他的,你……忍心嗎?”

  李然走到陳福身畔,用極低的聲音說道。

  這個時候,他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,看看能不能以昔日的情誼,喚醒此人的良知了。

  可惜,他還是高估了賭狗。

  “大少爺對……對不起,我已經一無所有了,我不這么做的話,小蝶也會被債主賣到青樓去,她可是我唯一的女兒啊……”

  陳福淚水漣漣,嘴里含混不清的道。

  “所以,你就寧愿讓我全家性命作為代價?嗯,這很好。”

  李然目光陰冷:“福伯,我李然發誓,若讓我突破今日之局,你跟郭家父子都會死得很難看,沒人留得住你們,我說的。”

  這一刻,饒是性格散漫如他,也是真的怒了!

  比起張寧輔、蕭靈秋這種明面上的政敵,他最恨得便是這種背叛親友,泯滅人性的小人,這樣的人,不配活在世上。

  驀地,陳福咬了咬牙,抹了抹眼淚,猛然站起,大聲道:“秉丞相大人,草民愿意以身家性命作證,當年我親眼看見我家老爺,李道光將郭小川家中的《神女賦》謄抄了下來,并在家中多次跟其子李然討論此詩!若非大義在前,草民深受李家重恩,怎忍心揭發故主啊!”

  說到這里,他痛哭流涕,也是演了起來。

  不過李然倒相信,這家伙的眼淚,一半真一半假。

  因為從他說出這番話開始,他已經連最后一點人性都舍去了,這眼淚有一半是為自己留的。

  “陳福,此事干系重大,涉及我朝中兩位官員,若有半句不實,你萬死難容,本相最后問你一次,你所言可句句屬實!”

  張寧輔神色嚴肅,這一番喝問,動用了內力,聲震天地。

  “草民所言句句屬實,蒼天……可鑒!”

  陳福身子一顫,又從兜里摸出了一張文紙:“秉丞相,這是草民兩年前,離開李府的時候,李然送我的詩文,丞相可以看看,草民不太懂詩文,更不愿意詆毀東家少主,但草民相信,一個人的文風和才華,絕對不會短短兩年的時間,發生巨大的變化!”

  李然斜眼一瞥,頓時心中苦笑。

  這的確是他還沒穿越之時,李然親手寫的一首打油詩。

  文筆倒是跟馬文杰有得一拼。

  「萬事開頭難,」

  「陳伯莫灰心。」

  「待到戒賭時,」

  「李家歡迎你。」

  最后那個“李家歡迎你”,真他娘的是神來之筆啊。

  李然無語望天。

  “李學士,這……這真是你寫的?”

  張寧輔還沒說話呢,一旁的孔翰林已經驚詫出聲。

  “不錯。”

  李然點頭,事實上,李府里有太多他當年的“著作”,筆跡這種東西,想否認都難。

  “荒謬!大膽!”

  張寧輔將紙撕得粉碎,大怒道:“豎子才疏至此,竟敢剽竊他人佳作,當面欺騙圣上?”

  “來人,除他頂戴鳳靴,將李然押入刑部大牢,待我回稟圣上再審!”

  眼見好戲終于圓滿落幕,孤高清冷的大公主終于嘴角上揚,露出了愜意的表情。

  剎那間,幾名侍衛一擁而上,將李然團團圍住。

  “這并非我意……我原打算光明正大跟你比試,將你踩在腳下的。”

  一旁全程不發一言的謝歡眼神復雜的看著李然。

  “想多了,謝老弟。”

  李然聳了聳肩:“勝負未定呢。”

  “哦?你得罪了大公主,誰也救不了你。”謝歡輕嘆一聲道:“你是一個有趣的人,這么死了,確實可惜了。”

  “她一定會救我的。”李然看向觀禮臺上,眸光中,充滿了篤定。

  他在賭,但他知道自己的勝率很大。

  他幾乎看到了骰盅里的答案。

  因為,眼神騙不了人。

  千鈞一發之際,李然面不改色,朝著臺上高聲道:“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!吾愿泣血賦詩一首,請圣紋石作為見證,以表赤子之心!”

  聽了這話,張寧輔臉色出現了一絲猶疑,隨即冷然道:“押下去,黃口豎子之言,不足為憑!”

  就在兩名侍衛上前鉗住李然胳膊的時候,“嗆”的一聲,一柄銀色長劍破空而出,真力到處,直接將兩名侍衛震退一步,胸前盔甲破裂,恐怖如斯!

  正是當朝二公主,蕭家皇室年輕一代的武道天才,蕭晴雪出手了!

  “讓他作詩!”


  (http://www.zdyirk.live/html/85/85806/403693727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zdyirk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安徽快三骗局揭秘